当好人爱上好人

在他们的绯闻传遍全公司、包括5 个分公司之前,他突然辞职南下。

1994 年,她大学刚毕业,遇到的第一个上司就是他,这是福分还是劫数?他给过她太多——思路、朗朗的笑声、许多许多的口头禅,比如“让专业人做专业事”。她给过他什么?说不清。

她只觉得自己年轻的生命像气球:胀饱,轻盈,随时欲飞。她上班时,会突然站起,在他办公桌前走一遭,小小的细高跟鞋踏出无限欣悦;她加班加得很快乐,下班都像生离死别,难舍难分。晨会,他发言,她听得全神贯注;轮到其他同事,她就聚精会神看他的侧脸,这就是全部了。他们没上过床,她还小,过不了自己那一关。她也问过他:“你想过离婚吗?”他轻轻抱一抱她:“我的孩子还小。”那一年,他的女儿7 岁。

这段感情随时变质,她是火柴,在渴盼天雷地火的毁灭。就在这关口,他走了。当她听说他的办公桌已经清理干净了,她永远记得那一刻周身的乏力,如果不是为了保持形象,她想她会在写字间放声大哭。

他们后来还有联系,一年通一两次电话那种。他一直混得不错,该升职的时候升职,该移民的时候移民,送女儿去英国读书,又送妻子去瑞士拿学位——妻子从此滞留不归,若干时日后,寄回离婚申请,理由是:早就过不下去了。

如果她曾经有恨,就是那一刹:你不要他,为什么你早不放手?又暗笑自己的荒谬。她老早知道:成年人的结婚、离婚、同居、分手,都不过是权衡利弊、深思熟虑,与爱不爱、要不要无关。

该回流的时候,他回流中国,托她帮忙置产,200 万元交到她手里:“只要你喜欢。”她假装听不出这背后的隐喻。从看楼盘、与开发商谈、交房到装修,她一路跟到底,预算超了100 万元,却是她至今最得意的投资。她轻描淡写道:“现在的市值,已近千万。”

那晚,他们找一个清净酒吧坐坐,喝到差不多时,他问:“你想过离婚吗?”她遂也轻轻抱一抱他:“你当时的理由,也是我眼下的理由。”此刻,离他们初遇,已经12 年过去,她早已完成结婚生子的全过程。

于是,继续喝酒,不用诉离觞。他们当初不曾上床,现在更加不会上,不过是“醉笑陪公三万场。”

他是好人,她也是,于是,注定了这是一场“好”的恋情。而她,怎么能说她不曾希望过,能对他除了“好人”之外,还有其他的评价。这一生,她再也没有坏的机会。

(摘自《叶倾城作品》)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